慢食風

  • 7
  • 0

以倍速成長的資訊社會談奢華,常常只著重在價錢、品牌與流行。然而,有一種奢華,卻是這個快速的社會越來越難取得的,那就是一個字——「慢」。

以倍速成長的資訊社會談奢華,常常只著重在價錢、品牌與流行。然而,有一種奢華,卻是這個快速的社會越來越難取得的,那就是一個字——「慢」。

生活慢不下來,穿的、用的東西也都是快快的被生產;傳統慢速的好東西都在消失當中成為稀有,甚至連入口的味道都是。


人的口味,被食品工業的量產食品主宰,人能嘗到的味道差異,越來越少;速食化、規格化,和全球化,帶來的不只是物種與風味的滅絕,更嚴重的是,人將會逐漸失去自主的味覺,失去對傳統美味的判別能力。


很幸運的是,世界上已經有一群人,意識到這股危機。以義大利人佩屈尼〈Carlo Petrini〉領軍,於一九八六年開始推動的「慢食運動」〈Slow Food Movement〉風潮,已經從歐洲開始往全球捲動,「慢食」成為二十一世紀精緻生活家關注的議題。


慢食,並不只是慢慢吃而已,慢食主張的精神是,我們吃的東西,應該是以更緩和的步調去培植、去烹煮,和食用。佩屈尼表示,慢吞吞並非慢食的目標,慢的真義是指你必須能掌握自己的生活節奏,掌握自己的品味,世界才會更加豐富。


「捍衛優閒的享樂,是對抗瘋狂快速生活的唯一方法……,餐桌上的慢食是捍衛的起點。」這是慢食運動的宣言,而該組織已經在全球五十多個國家,吸引了將近八萬名會員。而東方的日本也有一個「樹懶俱樂部」,在推動「緩慢就是美」的運動。


訴求吃得好又能拯救地球,慢食組織致力於找出即將消失的手工食物,甚至拯救了義大利一百三十多種瀕臨絕跡的食物,例如一種中世紀美食中很受重視的西那野豬。


全世界各地的食物製造者,也逐漸發現——「小而慢」在現在反而成為利基。手工麵包師傅再度興起;在美國,用古法釀造啤酒的工廠暴增到一千五百家;而從家中菜園、農場直接拿出來販賣的農夫市集,如今變成歐美雅痞最時髦的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