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的 O 株確診者的居家照護並與之共存的分享記 - X (The End)

防雷警告:
本文是個人經歷狀況分享,採小說紀錄方式撰寫。

而每個人自己所處的生活環境與遭遇的狀況,皆可能會因時間、地點或區域而有所不同而不同,請讀者自己審慎參考與評估之。


由於從女主開始自主隔離到居家照護隔離快近 10 天的時間,而家中醫療口罩的消耗速度遠比過去來的快。

大概進入居隔的後半期時就快用盡,在必要之 "外出" 時就先準備好相關的零錢費用裝在密封袋中,準備去附近認識的藥師所經營藥局採買一整盒回來。 

 

騎車到藥局門口前頗大片的人行道邊停好後,遠眺了一下當前藥局內部似乎暫時沒其他客人,於是就先發了 "簡訊" 後再馬上打電話進藥局,等藥師接起電話後就跟藥師說 "我在您藥局門外,還請您看一下簡訊,麻煩了"。

在確認到藥師有聽到且回覆我 "好,我看一下"。

我就掛斷電話了…

由於我此時可能也是 "潛在" 的帶有 Covid-19 病毒的感染者,想說透過簡訊說明來減少不必要的對談,在內容中簡單扼要的說明讓藥師知道我的需求。

當然,也極力避免在外不必要的談話,降低病毒傳播給他人的可能性。

 

隨後就看到該藥師帶著一盒醫用口罩站到藥局門口,環視了外部一下確認到我之後,用手勢動作詢問我這個口罩的顏色是否 OK?
(其目視距離大約 8~10 公尺,還好我眼力好…🤓 但其實我不 care 顏色🙈)

然後就看到一個戴著 "醫用口罩 + LG 口罩型空氣清淨機" & 護目鏡 & 防風手套 (詳見第 IV 回)的 怪人 站在馬路邊上比著 "OK" 手勢晃動。

藥師確認到我回覆手勢後,就隨即小跑步過來把整盒口罩遞給我。

我也把出門前準備好的零錢密封袋遞給藥師,隨後敬個鞠躬禮以示感謝,目送藥師回藥局後就繼續騎車前往下一站,騎車時感覺手機在口袋裡震了一下。
 

前後大約不到 2 分鐘的時間,但彼此很快就能意會來意無須解釋,回頭再看看 "第 IV 回" 文末會有如此之感,是不是很真切。

額外提一個外出時的小故事…


在執行 "工作" 任務的外出等車時,遇到了一位女性(提著一個鳥籠)突然向我搭話,問我搭某班車還要等多久?
(其實內心頗詫異,連車站外頭的那票 "問券" 小組群,都會直接跳過不跟我搭話,居然有人會跟我這 怪人 搭話,這人肯定…😏)

緊接著對方沒有給我回話的機會就繼續自顧自的說 "我沒手機可以幫我查一下嗎?"

(心中:嗯?) 我啥都沒說,但基於好心…就還是動作拿出手機幫她查了她說的車次,看看還要等多久。

然後她又繼續嘗試著要跟我對話,問我: "你還戴護目鏡喔? 有用嗎?"

我看了對方一眼,但沒回話,繼續滑手機幫她查詢中…

對方繼續提問: "阿….戴的口罩是 N95 嗎? 這疫情真的太嚴重了對吧,所以你還戴 N95 不會很悶嗎?"。

我大聲斥: "請不要一直跟我說話"。
 (我不大聲也怕對方聽不清楚之外,基於目前的狀況我也確實不便於跟不特定人多交談,對對方來說也不是啥好事)

對方就說: 喔…好…好。

我繼續滑手機幫她查車次,查完抬頭要告訴她時就沒看到人,四周環顧一圈也沒看到,本來心想就算了。

但再過幾分鐘我要搭的車子來的時候移動到車門口前,在眼角的餘光中看到那位女性提的鳥籠,定眼後看到對方在不遠處的柱子旁,還是迅速地跑去跟她說: "您剛剛問的車次大約再 X 分鐘才會到"。

然後對方還似乎想問要去哪怎搭車才對,我真的不知道就也只能答到 "不知道" 後,就快步往快要離站的車跑去搭車了。


 

而到了女主居家照護所規定的隔離期結束的隔日 0 點時,其實沒有很想離開隔離紅區的意思,理由是正在追劇不想中斷那個 fu…

但等到追劇結束後就想到了,狂打語音吵著要出來作快篩…🙄

ㄟ…感覺過得很舒適(?

 

而就如 "第 VI 回" 紀錄的狀態,解隔後的第一次快篩結果仍為明顯的兩條線 "陽性" (當次幫女主做快篩也是按照 "第 I 回" 提及的陣仗進行)。

在隔離紅區中等檢驗結果的女主,聽到快篩陽的結果也主動的說想要再繼續多隔離個兩天,感覺醬會比較心安。

 

反正後面也遇到端午連假三天,為求心安就隨女主的意,繼續按照 "居家照護隔離期" 的作法繼續保持隔離。
(但比起前幾天,到現在的心情上總算是輕鬆些了…🥲)

 

最後,趁三天連假的最後一天中午開始北部是難得放晴的艷陽好天氣,把女主從隔離紅區趕出來且請去洗澡洗頭清潔全身一次,我則開始進行紅色隔離區房間的整理跟清消。

搬 UVC 紫外消毒燈放進去照射 30 分鐘,完成後再換不同的方位再照射 30 分鐘,然後再換不同高度掛著照射 30 分鐘,大概換了 3~4 輪不同方位照射後,才到裡面把被套、床單、枕套等物品弄出來丟去洗衣機進行洗淨烘乾;再者是近 10 天前搬進去的 3C 物品跟臨時的桌架,搬移出來後用酒精棉巾徹底的擦拭過兩次,而 UVC 燈也繼續開啟在房間中照射消毒 2 次 30 分鐘。

而一直到被趕出紅色隔離區為止,其實女主自我多隔離的時間前後加起來也將近快七天,整體隔離時間絕對是比現行的 "確診" 規定的隔離期都還要來的長。

 

而直至監測 6/9 為止,整體而言有也都完成具體該達成的目標了,但其實也是有賴於雙方的配合與互助。
"恪守" 隔離的這 10 多天的過程中,當然不可能都事事順順利利的,雙方也是有因為一些小事而情緒失控爭執的時候。

但彼此只要回到那個保護對方健康那個的初心,雙方也皆會放下那個情緒回到正軌的原則上施行 "作戰" 守則。
從 5 月中旬直至此篇文發佈時相關的快篩試劑的耗用。

 

話說回來如果認真考慮一些生活實務上問題,其實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居家照護的隔離期,除飲食外最麻煩的還是會回到生活廢棄物的處理。

由於大部分台灣人家庭生活的公衛環境,大約在 30~40 年前都已經有轉變成沖水馬桶(在小時候回鄉下還是有用過挑糞式的馬桶),所以在此次百年一遇的疫情中,這方面只要在居家照護的隔離期沒有出問題,應該就比較沒有困擾。

 

所以還是會以生活廢棄物(一般垃圾、資源垃圾、廚餘…等)的處理問題比較多,而我們的生活廢棄物處理就大致分成這樣:

一般垃圾:
打包封好後就讓 UVC 紫外光消毒燈照射 15 分鐘 X 2(轉半圈),完成後再拿到陽台上靜置,大概放三天後才拿去垃圾場丟棄(住的社區有自己的垃圾場,不用追垃圾車)。

資源垃圾:
處理上也差不多,但等 UVC 紫外光消毒燈照射 15 分鐘 X 2(翻面),完成後會再另外水洗清洗一次,再拿到陽台去靜置,累積到一定程度後才拿去垃圾場回收(跟平常生活方式差不多,只是多了 UVC 紫外光照射消毒的步驟)。

廚餘:
大概在去年底就開始使用廚餘機來解決家中 "小黑蚊" 的困擾,所以這段無論是自己煮還是後期外援的時期所產生的廚餘,在廚餘機的處理後都變成乾燥的粉末,倒出來後用廢棄密封袋集中裝好封好,放著一個月多也不會發臭不長蟲的。

畢竟經過廚餘機處理時的高溫烘烤,若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就算有病毒,也已失去傳播的可能性了(自己的推論)。所以結論是,就跟自己平常生活方式差不多,就等累積到一定程度後再跟垃圾一起丟就好。

其中一天處理的對照圖 1。
隔天續丟廚餘後再處理後的對照圖 2。

如果有興趣,可以到此 Facebook 社團 了解更多…😝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免洗餐具跟塑膠袋的消耗量比平常多與快。

隔離中的女主飲食餐具都用平常不用而保留下來的免洗餐具,當女主使用後就直接丟棄;而女主產生的垃圾打包帶出來時就如同之前 "第 VI 回" 說的處理,而等我打包自己的垃圾時通常就會一併連女主的再一起包起來準備丟棄。

 

雖然日常購買生活物品時都已經盡量用自備的購物袋,但三不五時在商品包裝上還是會莫名地多獲得塑膠袋,其日常的消耗速度遠小於獲得速度。

 


另外,在藥局採買備用的喉片參考:

有中藥味不喜歡的人可參考另外一種
取自杏輝醫藥集團官網圖片

 

市面通路上有販售的快篩試劑,目前使用起來個人感覺比較容易戳入鼻腔的拭子,是右下角的快篩所提供的拭子(但請勿只戳入 2.5cm,請參考 "第 I 回" 的示範照🙈)。

 

而 Covid-19 的疫情還持續在發展中,仍請大家謹守應有的防疫措施,建立起自我衛生健康守則,也希望這十篇分享文能幫助到大家。

 

最後~~~


深深感謝社會上每位在工作上盡職負責的人,因為有大家才能在自己有需要時能獲得幫助。


 


I'm a Microsoft MVP - Developer Technologies (From 2015 ~).
MVP_Logo

I focus on the following topics: Xamarin Technology, Azure, Mobile DevOps, and Microsoft EM+S.

If you want to know more about them, welcome to my website:
https://jamestsai.tw 


相關 Xamarin(.Forms) 推廣活動與課程,請詳見下列 Accupass (活動通) 列表:
https://www.accupass.com/organizer/detail/1910170752158115281580
 

本部落格文章之圖片相關後製處理皆透過 Techsmith 公司 所贊助其授權使用之 "Snagit" 與 "Snagit Editor" 軟體製作。